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游戏_亚虎娱乐777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亚虎娱乐 > 高起点辅导 > 历史地理辅导 >  > 正文

丰岛海战中的济远号

  济远号在丰岛海战中保全下来了,但它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是为爱仁号、飞鲸号和高升号3艘运输船护航,忘记了作为旗舰应战斗力很低的操江号通信舰。这也是后来清向方伯谦问罪的重要原因

  中国不希望为朝鲜事务与日本,尤其是李鸿章,更是坚守多年来的原则,尽量不与闹翻,尽量为中国赢得更多的和平时间。洋务建设需要时间,中国不应因朝鲜而与日本决战。

  基于这样的考量,李鸿章尽量避战,而不是备战。李鸿章利用大国斡旋是对的,但是没有军事上的准备却是错的。整个1894年6月,李鸿章一直将希望寄托在列强上,没有进行必要的战争动员,没有积极地向朝鲜调兵遣将。时间被一点点消耗掉了,得到的不是日本的让步、,而是俄英两国相继宣布调停失败。

  于是,亡羊补牢,清加紧调兵遣将,急调卫汝贵的盛军、马玉昆的毅军、左宝贵的奉军马步八营等各部兵力,总兵力多达1.4万人,日夜兼程,赶赴朝鲜,大有与日军对抗到底的意思。

  此外,李鸿章重金雇用英国商船爱仁号、飞鲸号、高升号,运载天津练军两营共2500人,分批驶往朝鲜牙山,增援先期到达那里的叶志超、聂士成部。李鸿章租用英国运输船有自己的深层考虑。英国海军是世界老大,不管日本怎么强硬,不敢对英国非武装的运输船痛下。另外一个原因,中国尽管有号称世界第六强或第八强的北洋海军,但如果用北洋海军运送兵员,可能会给日本留下的借口。

  大规模海上运兵,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曾电请李鸿章,欲率北洋舰队护送接应,但遭李鸿章复电否决。很显然,李鸿章担心北洋舰队与日本海军擦枪走火。

  7月21日下午,满载清军以及武器弹药的爱仁号从大沽口起航。翌日傍晚,飞鲸号离港。第三天,7月23日晚,高升号从大沽启程。北洋海军副将方伯谦率济远号、广乙号、威远号三舰护航。

  丰岛,是牙山湾外群岛中的一个岛屿,地处牙山湾要冲,为进出牙山湾必经之。7月25日晨,方伯谦率济远号、广乙号两舰出海迎接高升号。

  7时20分,返航中的济远号突然发现有三艘日舰迎面扑来,指挥官随即命令投入战斗,准备迎敌。20分钟后,中日战舰相距3000米时,日舰吉野号率先开炮,拉响了丰岛海战的序幕。

  日舰较济远号等舰购置时间晚,装备因而稍微先进,拥有火力猛烈的速射炮。济远号等舰装备稍旧,只有旧式后膛炮,在火力上处于明显劣势。但济远号管带方伯谦、帮带大副都司沈寿昌、枪炮二副柯建章、水师学堂见习生黄承勋等并没有被日舰所,他们率全舰官兵拼死搏战,奋勇发炮。

  只是由于日舰炮火猛烈,开战不久,沈寿昌被弹片击中头部,壮烈。柯建章毫不犹豫,登上了望台接替指挥。瞬间,日舰一炮击中济远号前炮台,弹片洞穿柯建章,他当即阵亡。黄承勋填膺,飞身跃上望台,召集炮手瞄准射击,猛轰吉野号。不料,吉野号的一枚炮弹在他身边爆炸,黄承勋半截胳膊被炸飞,当即倒地阵亡。

  很显然,清军在舰艇质量、速度及人数等各方面均处于劣势,但清军将士并没有坐以待毙,束手被擒,而是顽强对抗。战场毕竟不是空洞的鼓舞能决定,装备、器物虽说不是决定性因素,但也是不可忽视的内容。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可以奋一时之勇,然在苦苦支撑、激战一个多小时后,济远号渐渐很难继续战斗。管带方伯谦令济远号、广乙号两舰不再恋战,设法突围,保存实力。

  其实,在战斗打响不久,广乙号就受了重伤,难以再战,将士伤亡七十余人,遂先行驶离战场,后冲滩搁浅。管带林国祥焚舰登岸,后转搭英舰回国。途经仁川时,在日军下,林国祥等具结声明“永不与闻兵事”后,方被放行。

  广乙号退出战场后,三艘日舰合围济远号。济远号经激烈炮战,官兵死伤六十余人,舰伤多处,很难再战。在支撑中,济远号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迅速掉头朝西,向中国方向突围撤退。济远号将士相信,如果赶得巧,或许有北洋舰队给予接应。日舰吉野号、浪速号则全力追赶。就配置、航速而言,济远号比不上日舰。济远号一方面全速西向,一方面在眼见浪速号追上时打出免战白旗,全速驶离战场。

  济远号的白旗起了作用,敌舰不再追赶,或者说放慢了追赶速度。白旗在海军交战中可以有多种解释,蕴含有多重涵义。把白旗理解成投降,可以;把白旗理解成没有,也可以。没有,并不意味着投降。所以挂上白旗的济远号只是表示自己此时无,而在日本舰队司令官看来,你既然挂上白旗,就意味着愿意投降;既然愿意投降,还往中国方向全速逃跑,就是欺诈。所以,日舰在短暂犹豫后反应过来,继续全速追赶,并向济远号发出停止前进的命令。在距济远号大约3000米时,浪速号对挂有白旗的济远号开炮猛轰。

  炮击没有使济远号停止前进,济远号只是在白旗下加挂一面日本海军旗,期待以此继续日舰。在浪速号被时,运载清军、武器弹药的运输船高升号出现了;紧接着,北洋舰队通信舰操江号也进入日舰视野。

  高升号、操江号出现极大缓解了济远号的压力,分散了日舰的注意力。操江号在11时许与正在西逃的济远号擦肩而过,大概是太紧张,济远号不仅没有帮助操江号,甚至没有通过旗语向操江号暗示。这一点让操江号将士后来很不满意。

  战场上一下子多出两个目标,日舰队司令稍事考虑,调整部署。部署调整后,吉野号全力追击济远号。中午12时30分,吉野号追至距济远号大约两千米处,连发6枚炮弹,重创济远号。

  济远号将士非常。在他们看来,既然挂上了白旗,又挂上了日本海军旗,其实就是表明自己无意恋战,而自己全速向西,也保全舰只而已。日本既然欺人太甚,济远号官兵在主炮被毁,主炮手或亡或伤的情况下,决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许多水手挺身而出,奔向尾炮,连发数弹击中吉野号指挥台。接着,吉野舰首、舰身连连中炮。吉野号孤军无援,心生胆怯,只好竖起白旗,表示不再追击,仓皇转向,沿来返回。济远号终于摆脱困境返航。

  济远号在丰岛海战中保全下来了,但它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是为爱仁号、飞鲸号和高升号3艘运输船护航,忘记了作为旗舰应战斗力很低的操江号通信舰。这也是后来清向方伯谦问罪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