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游戏_亚虎娱乐777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亚虎娱乐 > 专升本辅导 > 大学英语辅导 >  > 正文

金银博弈:复本位下的蛋

  金银之间的历史博弈,最终以金本位胜出,除了英国率先采用金本位这一看似偶然的因素,过去欧洲热衷的复本位过于麻烦也是重要原因。黄金和白银如何确定比价是复本位的一个难题,该比例往往因为产量波动等外部因素而变化,这就造成了麻烦的开始。

  复本位曾经是欧洲的主流。按照巴里·艾肯格林的描述,19世纪初,只有英国完全实行金本位,而、奥匈帝国、以及远东国家等国都实行银本位,复本位制国家在“金币和银币集团之间架起了联系的桥梁”。

  为什么人人偏爱复本位?欧洲历史上往往都是复本位制,甚至英国即使转向金本位之后也维持了白银法偿地位若干年,白银的非货币化要等到1774年才发生,到了1821年,白银在小额交易中的法偿地位才完全废除。复本位的本质是金银可以共同在市面上流通,而黄金的单位价值过高,也给予白银的日常广泛使用以空间,反对金本位的人曾经嘲笑“金币被当作富人的零花钱”。

  复本位看起来是两条腿走,理想的情况之下,可以说市场会根据金银比价自动调节,从而达到稳定效应;但实际上更多时候随着资本流动的波动,比如巴西黄金在17世纪被运入英国等外生效应,会诱使人们利用金银之间不同比价套利,加大了比价之间的不对等,实质上导致了复本位货币制度的跛足情况,甚至不如一只腿便利。

  这一情况,也诞生了著名的格雷欣(Greshams Law),也就是所谓“劣币良币”。这一最典型表现在复本位之下,当银币或金币市场比价与比价不同时,市场比价比比价货币高的货币(良币)将逐渐减少,而市场比价比比价低的货币(劣币)将逐渐增加。不同复本位国家定价的不同,往往引发国际资本流动,比如14世纪,法国将黄金与白银比价定为11.11,而英国则略高,为11.75,这意味着在英国白银被低估黄金被高估,最终的结果自然就是白银流向法国,而在英国则是黄金为主。

  类似的案例在几个世纪内数不胜数,而白银往往成为麻烦的开始。随着金银比价的波动,往往导致货币重铸,又进一步引发价格失衡。而英国转向金本位,也是从固定黄金白银比价开始,这被视为金本位元年,而其中离不开牛顿的作用。

  在惯常话语之中,对于科学家牛顿的下半生往往就是醉心,作为一句语焉不详而又带有贬义的交代。事实上,从1699年到1727年,牛顿担任了28年伦敦铸币厂长,从时间跨度上几乎接近他作为物理学家的三十年,甚至他被封也是因为在铸币厂工作得力。

  尽管后世褒贬不一,但作为金融家的牛顿,对于金融史也留下重要一笔,他的任期正好对应着英国转向金本位的重大时刻。在英国白银外流货币重铸泛滥之际,牛顿在1717年将黄金价格定为每金衡盎司3英镑17先令10便士——牛顿如何核定这一比价无从详考,但是他的这一举措对于英国金融历史的意义,则几乎等于那一枚不知为何砸中他脑袋的苹果。

  这一比价并不完美,甚至是一个错误,仍旧过高的金银比价导致了一连串效应,却也产生了出其不意的结果,故事的发展对英国是利好:牛顿的定价,导致白银仍旧继续流出英国,也使得英国从此全面拥抱金本位制度,在牛顿确定黄金价格99年后的1816年,英国开始从法律上宣布成为金本位国家,而这一制度与比价奇迹般地维持到现代。最为苛刻的金融史学家也如此评价那一年牛顿的或许源于无畏的举措:金本位可以被认为是从1717年开始。无论如何,历史如此记载,“1717年英镑按黄金固定了价格,这个价格一直延续到1931年,其中从1797年至1819年之间和1914年至1925年之间中断过。”

  至于其他国家的案例,其实是在19世纪模仿英国18世纪的步伐,的复本位被放弃,金本位最终胜出,以往复本位时代因套利重铸引发的货币紊乱也随着银行券的发明得以缓解,以金本位主打纸币流行的英国模式成为20世纪初期的主流模式。

  叙述到了这里,其实与其问这些国家为何在19世纪末期集体转向金本位,不如问为何复本位能够在这些国家支撑数个世纪?这一方面源于体制惯性,复本位之下,国家有权核定金银比价,也为征收铸币税多了一重保障;另一方面则是技术进步,按照学者的分析,随着蒸汽机进入铸币场,黄金的铸造和切割就更加便利。